News

男婴在厦第一医院病亡 家属:4小时不见医生

Updated: 30 Oct 2010
Share this news?...Click box   Bookmark and Share
丁丁,微笑着的小天使。

本报讯(本报记者 李贤斌 陈建辉 林良标 谢明飞)最近,发生在厦门市第一医院的一宗医患纠纷的帖子,在天涯社区、腾讯论坛等网站热传,上万人次浏览,并引来热评。帖子的作者,南安市石井镇人陈丽珠,在文中详细记录了她那7个月零22天大的儿子,从今年9月24日下午进入厦门市第一医院,到9月25日上午10时被宣布死亡的过程。家属们列举了医院在治疗过程中的“四大疑点”,直指厦门市第一医院小儿科副主任医师苏毅在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

一个幼小的生命消逝了。连日来,本报记者采访当事双方及厦门市医患纠纷调解委员会,了解这一事件的全过程。而陈丽珠和丈夫则每隔几天就要往厦门跑一趟,找医院讨要一个说法。但直到昨日,儿子离世了一个月,医院仍没给他们一个正式的说法。

前天,陈丽珠终于等到一纸司法鉴定书。鉴定结论称,她儿子的死因,系肠坏死穿孔引发急性化脓性腹膜炎,并发展为败血病和感染性休克,终致循环呼吸衰竭而死亡。夫妇俩决定,下一步申请进行医疗过错鉴定。

10月1日下午,在南安石井镇三乡后宅村,记者见到丁丁(化名)的父亲叶文芳和母亲陈丽珠。陈丽珠说,她最近几乎天天做噩梦,梦见儿子痛苦地咬自己的小手,梦见儿子喊:“妈妈,我疼。”她至今不明白,儿子丁丁被抱到厦门市第一医院后,医生只说是常见病坠肠,不一定非要通过手术才能治好。这样的病症,怎么就会死人呢?

夫妇俩向记者讲述了儿子从9月24日下午进入厦门市第一医院,到9月25日上午10时被宣布死亡的过程。

医生说只需手法复位

第二天就可回家

9月23日下午5点左右,陈丽珠发现儿子丁丁偶尔吐奶,一开始没怎么在意。当晚,丁丁还是有呕吐状况,次日凌晨5点多,夫妇俩就带到南安海都医院,经测体温为37.3℃,初步诊断为肠炎,但输液2瓶后仍吐,随后拍片检查,怀疑是肠梗塞,医生建议上大医院治疗。

当天下午3点,叶文芳夫妇和家人一起,带着丁丁赶到厦门市第一医院,挂急诊。当天下午4点半,急诊科安排陈丽珠到小儿外科,找一名叫苏毅的医生。

陈丽珠说,她跑到医生办公室一看,没人,心急如焚的她见到一个医生就拉住问,十几分钟后,苏毅医生回到办公室。简单查看后,苏毅医生说丁丁是坠肠(即疝气)了,情况不算太坏,并建议手法复位。得到她的许可后,苏毅医生就从护士室借来镇静剂。

打了镇静剂后,丁丁一下子就昏睡过去,再也不哭闹。由于没有空床位,陈丽珠就抱着丁丁,苏毅医生用双手在丁丁肚子上摸了摸,随后双手往上推了几下。
“好了,复位成功了。”20分钟后,苏毅医生告诉陈丽珠,观察半小时后再叫他,并交代她待会儿带宝宝去急诊打点滴消炎,也不用住院了,在附近找一家旅馆住一晚,第二天早上再来医院挂完点滴就可放心回家。

拍片发现儿子肠子破了

紧急手术后又恶化

陈丽珠说,在20分钟的复位期间,丁丁多次醒来,眼角还有泪水滑下。“宝宝应该是痛醒的,都把自己手指咬出牙印了。”陈丽珠看着心疼,就把丁丁的手指拔出来,把自己的右手指伸入丁丁的嘴里让他咬。
两瓶点滴还没打完,丁丁一直大声哭闹,看上去很烦躁痛苦的样子,肚子看上去还鼓鼓的,而且越吐越厉害了。当晚6点,陈丽珠就跑到护士室,托护士给苏毅医生打电话。苏毅医生看了丁丁后,说先拍片做进一步检查,结果拍片发现丁丁肠子破了,大便等充满了腹腔,苏毅建议立即手术。

9月25日凌晨3:45~7:35

当晚6点50分左右,苏毅医生和护士等开始准备手术,接着抽血化验等,3个小时后,丁丁才被推入手术室。在进入手术室前,叶文芳把一叠8张百元大钞塞入苏毅医生的白大褂口袋里。叶文芳说,当时医生安慰他,让他放心,说是小手术,不会有事。

当晚11点半,丁丁被推出手术室,苏毅医生对叶文芳说“手术很成功,肠破裂的地方已修复了。”还说,阑尾也在手术中一并切除了。当时陈丽珠说,丁丁有轻微的先天软腭裂,这会不会影响术后恢复,苏毅医生说这跟手术没有关系。

接着,苏毅医生让叶文芳带着丁丁去输液,并说丁丁还没完全脱离生命危险,要注意护理,并挂了一级护理。到次日凌晨1点左右,护士测试体温:39℃。护士用药后,丁丁体温一直没降,到凌晨3点左右,陈丽珠又去叫护士,护士说继续物理降温,没有叫医生,也没作其他处理。当时丁丁已开始呼吸急促。

凌晨4点,看到丁丁的呼吸变慢了许多,心跳也在下降,而且手脚冰冷,陈丽珠吓坏了,赶紧跑过去叫值班护士,护士说药已经用了,要叫苏毅医生,但找了好久,都没看到苏毅医生的影子。快6点时,丁丁的全身已出现褐色印迹,手脚也发紫,护士还跑来抽血,抽了好久都没抽成。

就这样,直到早上7点半,陈丽珠才在医院办公室找到了苏毅医生。陈丽珠说,当时苏毅医生说了一句:“我不就是打了一会儿的盹吗?”

随后,一大群医生赶来,发现丁丁心率及氧饱和度急剧下降,并进行心外按压以及呼吸器辅助呼吸等措施。
25日上午10点,医生正式宣布丁丁经抢救无效临床死亡,死因诊断是重度感染性休克、呼吸循环衰竭、急性弥漫性腹膜炎、右腹股沟斜疝嵌顿和腭裂。

丁丁死亡时,年仅7个月零22天大。

五代单传

家族老人的希望没了

“宝宝没了,对整个家族来说,就像大晴天让一记闷雷给轰倒了,这一下子就断了香火了。”叶文芳说,到儿子丁丁,家族已是五代单传。本来,他已有一个6岁女儿,但是考虑到给家族续香火,两年前,他和妻子还是决定要再生一个男孩。

丁丁从出生到长到7个月大,一直都是整个家族的荣耀,大家都天天争着抱,还逗丁丁笑。叶文芳说,想起那一段日子,再看看现在,他的心一下子就碎了。丁丁没了后,丁丁86岁的奶奶整天哭,吃不好睡不香。

宝宝冰凉的遗体,现在还躺在厦门市殡仪馆里。宝宝的祖父母、曾祖父母,至今还不能接受丁丁已死亡的残酷现实。
他想讨一个说法,但不知这条路还要走多久。

家属提出四大疑点:

一级护理4小时医生哪去了?

在陈丽珠家,记者见到了一份落款为“厦门市第一医院医务部”的“回复”,时间是9月25日,但这份“回复”没有加盖医院公章。陈丽珠说,曾要求医院给盖章,但医院不同意。

陈丽珠和丈夫叶文芳对这份“回复”提出诸多疑点,并整理成书面文字。概括地说,有四大疑点,其中,最不能让家属接受的是,从9月25日凌晨3:45~7:35,约4个钟头的时间里,小孩病情加剧,家属却连医生的影子也看不到。

病情恶化,医生没告知

“回复”称,术前,急诊以“急性弥漫性腹膜炎”、“右嵌顿疝:肠坏死”收入儿外科,当晚10时在全麻下进行手术。“术程顺利,用时约50分钟”,术毕给予一级护理。

对此说法,陈丽珠持疑义。她说,术前医生没告知小孩病情的危重性,手术同意书上也没体现,只跟家属说做手术就没关系,手术麻醉科林医生和苏医生都说手术非常成功,住几天就可以出院。

手术后两小时,也就是25日凌晨1时,患儿出现心率增快、高热、烦躁、尿少等症状。“回复”称,对患儿进行了强心利尿处理,但效果不明显。

陈丽珠说,她一直守在宝宝身边,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都没人告诉她宝宝的病情恶化。凌晨1时许,护士还嘱咐说,宝宝发烧,用物理降温,并没发病危通知书,也没口头告知。“如果宝宝病情恶化,医院是有责任给家属发病危通知书的。”

陈丽珠告诉记者,事后,一位参与手术的副刀医师何姓医生在写临床护理记录单,她发现后硬是从何医生手上抢了过来。她怀疑这是医生在事发后私自加上去的,当时医生并没有及时发现小孩的病情变化,过于马虎大意。

仪器坏了还在使用

“回复”提到,小孩术后心率加快,发烧,但血氧饱和度维持在95%~100%。

家属通过熟人请教医生得知,血氧饱和度是血液中血氧的浓度,它是呼吸循环的重要生理参数。家属对这一数据表示高度的怀疑。

陈丽珠夫妻称,当日凌晨3时左右,两人就发现夹在宝宝手上的那个血氧饱和度测量仪监测的数据一直是直线,陈丽珠当时还问医生是怎么回事,医生称,那个仪器有没有测量没有多大关系,又强调说那个仪器可能坏了。

陈丽珠告诉记者,事后在该院召开的一次调解会议中,厦门市医患纠纷调解委员会的夏医生前后两次都证实说那仪器坏了。一次是在医院办公室,一次是在调解室。

坠肠复位挤破肠子

致粪便进入腹腔?

陈丽珠认为是医生的不负责害死了宝宝。如果当时医生不武断采取手工复位的办法,硬是把坠肠压回去,而是在科学诊断后及时实施手术,并在出现重症后监护到位,措施得当,“宝宝很可能就没事”。

她认为,是儿外科副主任医师苏毅当时武断实施人工坠肠复位,导致坠肠复位后挤破肠子,粪便进入腹腔,才会出现当晚的手术,及后来的病情恶化。

约4个钟头 医生哪去了?

最不能让家属接受的是,从25日凌晨3:45~7:35,约4个钟头的时间里,小孩病情加剧,家属却连医生的影子也见不着。

叶文芳说,他通过请教当医生的朋友得知,实行一级护理的,医生应该每隔一小时来查看一次病人,而且有事要随叫随到。但那晚的这近4个钟头里,医生去了哪里?

凌晨5点半左右,护士来抽血,抽不出血,当时小孩的左手臂手心发紫、嘴唇干裂并伴有轻度发紫,陈丽珠立即告诉了护士,护士并没叫来医生,她又提了几次,医生始终没来,更谈不上抢救了。

事后开调解会时,陈丽珠夫妻曾当面问苏毅,这4个小时为什么不来,苏回答称,当时就小眯了一会儿。随后的一场医院组织的对质会上,苏又矢口否认,说当时没人叫他。

对这约4个钟头时间里,医生对患儿所采取的急救措施,医嘱单与临床护理记录单出现了相矛盾的地方。家属从医院强行复印获得的这两份材料显示,医嘱单在凌晨3:45~7:35的这个时间段,是一段空白。而在临床护理记录单上,这个时间段一直有采取物理降温和药物降温并报告医生的记录,并没有所谓的强心利尿处理。

【医院回应】

“我们回应,家属会认为是诡辩”

10月12日,记者将家属的这份书面疑点递交厦门市第一医院党群工作部那主任,请医院领导、当事医生给予回应。她一番请示后说,“尸检报告出来之前,医院不方便说什么。”

在医院的一间办公室里,那主任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的病情,救与不救都是没用”,并称当时如果急诊不给他收进来,家属就会说医院见死不救。

事实是否都如家属所说?记者再次就书面疑点及死者家属的要求作了表述,希望逐点给予回应。那主任称,请示了院长后,院长回复说以司法鉴定为依据。“如果我们现在回应,说什么呢?说医院没责任还是有责任?说什么,家属都会认为是诡辩。”她说,等司法鉴定出来后,医院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
在记者一再要求下,当日上午接近下班时,一位姓黄的副院长前来和记者见面。但他反复强调的,也是“以司法鉴定为依据”。
在此情况下,对于家属的表述事实及质疑之处,是否有出入,记者无法从医院一方得到正面的回应。
对于苏医生收红包一事,黄副院长的解释是,确实有收,但手术后就交到医院了,冲抵病人的住院押金。为什么不当场推辞?那主任对此的解释是,有时不收的话,家属反而会担心,有时是家属硬要给,医生退不掉,只好先收下。但苏医生究竟是在什么时间点上交红包,是手术后还是患儿死亡后?记者希望看冲抵住院押金的发票,那主任称不太方便,并称会在看清楚发票时间后来电告诉记者。但事后,记者始终没接到那主任的电话。

据了解,患儿死亡事件发生后,医院于9月26日支付给家属1.5万元现金,用于亲属处理善后的住宿、伙食费用。收条上称,这笔款项非赔偿金、安抚金,与今后赔偿无关。

【调解委员会】

介入调解

尚未出结果

患儿死亡事件发生后,家属曾带领亲戚到厦门市第一医院讨说法。陈丽珠情绪激动,“谁来还我儿子?”她强烈要求,“这是医疗事故,我们不只要赔偿,还要追究医生的责任。”当时,厦门市卫生局医政处也派人参与调解,但没成功。

10月12日下午,记者前往厦门市卫生局采访。该局政策法规处副主任科员林赐文经请示后回复记者,医政处的周处长表示,厦门市医患纠纷调解委员会已介入调查,结果还没出来,这个时候不方便接受采访。

随后,记者前往厦门市医患纠纷调解委员会采访,负责接待记者的吴善宽律师从二楼匆匆跑下来说,“明天有检查,下午在准备材料,没时间接待,如要采访,需预约”。记者表示可以等一等,吴律师说:“那也不行,我们人手不够。”他表示,整个调解委员会只有3个人在上班,别人都是兼职。

【鉴定结果】

回肠坏死穿孔引发败血、休克

昨日,陈丽珠夫妇向记者提供了由福建正泰司法鉴定中心所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书称,当天,患者在厦门市第一医院接受了门诊治疗及住院手术治疗,术后患儿出现窦性心动过速、呼吸急促、体温升高,而后出现心率减慢、SPO2(血氧饱和度)下降、呼吸心跳停止,经抢救无效死亡。

根据厦门市第一医院的病历,9月24日当天下午3:50,该院经门诊诊断,患儿系不全性肠梗阻、先天腭裂,请儿外科急诊协助处理。下午4:55,门诊诊断为右嵌顿疝,并进行治疗。下午5:56,门诊诊断为急性腹膜炎、嵌顿疝:肠坏死,收住院。当晚6:44住院。

当晚,患儿在全麻下进行“剖腹探查+回肠穿孔修补+右疝囊高位结扎+阑尾切除术”,术中见腹腔内有黄色混浊液体,并有少量脓苔形成;回肠出现穿孔,余肠管未见异常;右侧内环口明显增大。术后诊断:回肠末端穿孔;急性弥漫性腹膜炎;右腹股沟斜疝嵌顿。
 
综上所述,患儿因右腹股沟斜疝嵌顿,致回肠局部坏死穿孔,引起急性化脓性腹膜炎,并发展为败血病和感染性休克,终致循环呼吸衰竭而死亡。

陈丽珠现在遇到的问题是,虽然司法鉴定报告出来了,但医院在整个治疗过程中存在什么过错,一级护理状态下,为什么约4小时不见医生?医院至今没给出一个能令她信服的说法,她决定申请医疗过错鉴定。

来源:
腾讯网
Share this news?...Click box   Bookmark and Share
Comments Area ( Total Comments: 1 )
judycwh commented on 30 Oct 2010
Honestly, i feel that most Chinese doctors are terrible. I only came across one that is nice. Chinese pediatrician???? Just for nurse works like measuring heigh, weight and stuff like that. Want a good pediatrician? Look for a Taiwanese doctors in Chang Gung. They are great.
  
Meet Xiamen locals and Internationals at WOX
 
Helion Industries